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趣阁小说 >> 全武林都想要扒了我的马甲 >> 第353章 我是何等的卑劣?

第353章 我是何等的卑劣?

茫茫人海中,想要找到与王巨出生年月一模一样的人不太容易,尤其是如今因为连连战乱与灾荒的作用下,各地的户籍制度其实已经名存实亡。

如此说来,白商陆、杨安和从煦之间一定还有什么联系。

李照照着这个思路传信给了顾奕竹,让他将三人之间的共同点再归拢一下,尽早找出除了同年同月同日生以外的共同点,也就尽早避免出现下一个受害者。

眼见着李照这么上心地查,林雨秋也不好再催她,每天眼巴巴地等着李照那边出消息之余,也会自己走自己的渠道去与方不是联系。

当然,他与方不是联系是通过的邮箱客,所以除开具体内容李照没特意去看以外,频率和地点其实已经被李照知道了。

大比第二天,观众要比第一日时多上一倍,买画本子的人也多了,下注押宝的人就更多了,总之就是一派红火的样子。

比大比更热闹的,是殷州城底下的研究基地。

在李照的授意下,封杨儿的德胜军秘密与平山剑派的人交接了守卫巡逻,随后人就紧锣密鼓的进驻到了基地里头。

一是从蒋游龙与何玉然手里得来的风火雷需要暗中处理销毁,二是地下基地的几个房间都需要打开处理。

若里面的东西真是核武器,那么李照这个销毁的任务可就离谱了。

但基地里的热闹是相当隐秘的,除了每次下去一趟的李照清楚,在外人看来,只会因为城郊突然消失的驻军而略感奇怪。

在外人的眼里,殷州城歌舞升平,一派和谐。

而实际上,府衙在被封杨儿接手之后,殷州府尹蔺不为就已经成了有苦不敢言的傀儡,大小事务都送到了封杨儿面前。

封杨儿为了避嫌,并没出府。

一切尘埃落定之前,各州府衙与沁园与李照的关系只会存在于地下。

——“剑阁南栀,胜!”

清亮而高朗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大比现场,观众席上不少人跟着尖叫了起来,另有女子穿插其中,抛了好些花朵到擂台上。

如斯公子,文卓武极,实在惹人喜欢。

李照趴在窗户口,看着负剑而立的南栀,若有所思地说道:“这南栀看着的确是有一种绝对的正人君子之风,他这回是怎么舍得出来了?温荣荣不是说他自闭了很久吗?”

“你看上他了?”赵麟吭哧吭哧地埋头吃着李照新做的草莓大福,还能得出空来八卦,“我亚父可是曾说过的,这世界上并无完人,但有南栀。”

在得知曹辅国安然无恙之后,赵麟亲自跟着德胜军将剩下的老仆江停送去了稳妥的养老之处,此后,人眼看着就放松了许多。

李照哦了一声,枕在手臂之上,偏头去看赵麟,说:“既然南栀是完人,曹辅国又这么欣赏他,那干嘛不把你托给他呢?”

其实早前李照就已经知道南栀是个怎样的人了,他这个人,在每一个人的口中,道德与品行都是无可指摘的,即便是最烦他的北阙也不例外。

赵麟挑了挑眉头,一脸机灵相地说道:“亚父说,保我的人不能太过正直,得是有欲望,有手段的人,他观察了这么多人,只有你是最合适的。”

“我姑且将你这句话当做是表扬了。”李照掸了掸手上的灰,又捋了捋自己的头发,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在这儿吃完了,看好了,就回去找阮姐姐,懂?”

“你是要去会你的心上人吗?”赵麟笑眯眯地高声问道。

已经出了厢房的李照敛眸拂袍下楼,心中想的,的确是南栀,但并不是因为对他如何看好,而是琢磨着如何从他口中得知当初的真相。

只是她没料到的是,状况会变成眼下这样。

南栀从擂台上下来,并没去大比登记处报道,也没有回选手客栈休息,而是径直去了李照所在厢房的这间客栈,拦在了大门口。

他面无表情地将头发上的花瓣儿捏下来,随后便俯视着李照。

“南大侠这是做什么?”李照因为身高差距而下意识地后退了数步,她虽然想去找南栀,但可没想着会是以这种情况相见。

大堂里虽然仍然有着吃吃喝喝的声音,可这一双双眼睛,那是紧紧地盯在了李照的背上。

一旁的掌柜的担心这位刚从擂台上下来的大侠是要找自己客人的麻烦,便连忙赔着笑过来,躬身行礼道:“两位客栈,有话咱坐下来好好说,不必这么箭弩拔张,对不对?外面正热闹着呢,若是起了争端,这沁园客栈的当家的可不是吃素的。”

那日封杨儿大张旗鼓地进城,是给城中不少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我与她是旧识,掌柜的不必惊慌。”南栀向掌柜的回了一礼,接着便抬手一摆,示意李照于自己一道上楼。

李照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抬步重新上楼,嘴里嘀咕道:“南大侠这种性子,居然能得到所有人一致的好评,想来也是这社会包容度越发得高了。”

南栀在后头听了全程,未置一词。

两人这一前一后地上楼,挑了一间左右都无人的空厢房之后,坐了下来。

可这坐下来之后,南栀却不说话了,只是古井无波般凝视着李照,却又偏偏没有什么打量审视之意。

“南大侠到底想与我聊什么?”李照把玩着桌上的白瓷杯子,打破沉默道。

想聊什么?

南栀并不知道。

他眼下心中纷乱不已。

明明是那日在扬州已经确认过的事,可当荣荣告诉他,她现在很好之后,他又牵肠挂肚地出来了。

只是……

“你不是她。”南栀薄唇轻启,吐了四个字出来。

李照转着杯子的手一顿,两只手指捏在杯沿,垂眸笑道:“我不是谁?南大侠这话说得倒是挺有意思的。”

不像。

笑起来不像。

走路不像。

眼神不像。

南栀的眸子落在李照的手指上,心中有些悲凉地想到,指尖的力道也不像。

他身上的悲凉情绪并没有加以掩饰,所以李照能很清楚地感知道,包括他的目光。那是一种带着些微感怀的目光,饱含情愫,却又无处宣泄。

半晌后,南栀又说道:“你是李照,可你不是她。”

这便是在说,他已经知道这具身体里,已经换了芯子了。在听出内含之后,李照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

她笑了一下。

这一下,使得南栀眼中最后的那一抹光也没了。

李照开口时,却是问:“南大侠当日在扬州为什么不辞而别?若是告诉我始末,我也许能帮你寻回你要的人。”

话是假话,但好用。

她之所以敢这么说,那因为断定了南栀是单相思,而原主必定不清楚南栀对她的心思。否则在李照看到那些回忆时,不会连半天南栀的影子都不见。

这么一想,李照又觉得南栀十分可怜了。

暗恋的姑娘请自己帮手,又因为这份暗恋,所以他能在第一时间认出,醒来的李照并不是李照,这帮手便等于是亲手送了她下黄泉。

这样的感受,怕是不会好。

也就难怪他会在剑阁自闭这么久了。

南栀垂在桌下的手不自觉地就攥紧了,他摇了摇头,说:“李照在请我去扬州时,说了很多计划外的事,所以我知道你,也知道是你在帮她指定那个要了她命的计划。”

李照脸上成竹在胸的笑容一点点裂了,而南栀的声音还在继续。

“她知道自己决计都不过那些要她命的人,她亦知道你有多么渴望一具身体,所以她将自己所有的牵挂都已经处理好,遵从你为她制定的送命计划,将这具身体……光明正大地交给你。”

“她同我说,她自出生起,便拥有了两份记忆。”

“那些痛苦她每日每夜都在承受着,而当你出现时,那些梦魇与痛苦就消失了,你以天神降临的姿态守护她长大,她明知道你用心不良,却没有一丝后悔。”

“因为她知道,你已经被那份痛苦纠缠了无数个日夜,若你不能就此反败为胜,你将失去最后的机会,所以她希望能用自己这条侥幸得来的命,换你解脱。”

南栀的每一个字都说得十分用力。

这些话是李照的醉话,也是他第一次看到那个永远在笑的姑娘揪着心窝子伏案痛哭。

“只有在计划前夜,姐姐才能休息一日,不用陪在我身边。若是这些话叫姐姐听了去,她必然是不舍得要我的命的。”那姑娘的眼泪晶莹剔透,明明是哭着,脸上却带了一丝温馨的笑容,“想想……姐姐那日救我一命,让我偷得了这十多年,如今我还她一命,甚好,甚好。”

“只是苦了南栀你了,若是你今日来帮我这事被何玉然发现了,他定然是不会轻易饶了你的。”她说完,仰头又是一口,哈哈大笑着,“不过若是姐姐来了,何玉然算什么?不过是一介蝼蚁罢了。”

“姐姐一定可以的,只要给她一点机会,她一定可以做到那些我做不到的事。”

“毕竟,我只是人,人力有穷尽时……”

“姐姐……你要好好的。”

声音渐弱,她伏在了案上,睡了过去。

往事历历在目,南栀的眼中淌下了一滴眼泪,他看着僵硬在自己对面的李照,接着说道:“她并不后悔,是我着了相,有了不该有的执妄。”

李照很不舒服。

在知道了一切知道,她非常非常地不舒服。

就在南栀这一席话之前,她还在想着怎么用原主来诱惑南栀,从而达到自己的目标。

尽管她知道自己始终都不是一个伟光正的人,可在得知一切之后,她还是觉得自己未免太过卑劣了些。

扭曲了理性之后,所得的都是利己。

“我今日来见你,是为了给自己一个解脱。”南栀说完,起身朝李照一礼,“往后,若李姑娘你有任何吩咐,但说无妨,南栀会竭尽全力,帮助你。”

再直起身子时,南栀的眼中已经是清明一片。

李照朝前一趴,伏在了桌上。

“李姑娘不必觉得羞愧,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是你当初送给她的话,而这,也是她想要在下告诉你的话。你在她五岁时救她于何玉然的毒计之下,尔后又教她识字习文,诸般要事,于她,你是恩师,是恩人。”南栀在拂袖离去前,如是说道。

只是这恩师恐怕从一开始,要的就是她的命。

李照并不知道自己在桌上趴了多久,只知道她回过神来时,夜已经深了,而四下无人。她一路出了厢房,下到大堂,出到街边,却依旧空无一人。

又是梦。

上回的梦让她知道了知北游的存在,让她想起了那些被裴朗明当做两脚羊的屈辱,那么这一回的梦又是想告诉她什么呢?

没多久,李照就知道这是什么了。

漆黑的天空上突然间就出现了一个粉嘟嘟的,旋转着的脑花,脑花的完全包裹着一层半透明的灰色屏障。

屏障上有一个锁的图标。

箭……

我需要弓和箭……

李照抖着袖子在街上转了一下,连忙跑去了比武擂台。擂台一角,各式武器都在陈列架上,自然也就是有硬弓和利箭。

匆匆忙忙拎着弓和箭回到脑花下头后,李照沉着气朝上拉弓,一共射出去了十三箭。

箭矢飞出去之后变了模样,像导弹一般一路呲着火花撞在了脑花之上,撞得轰声作响,地动山摇。

咔——

脑花上的锁抖动了几下,出现了裂纹。

李照便连忙趁热打铁,又是连射了数箭出去,每一箭都会猛烈地撞击在那处本就活络起来的裂纹上。

最终。

在一声尖锐的长啸声中,李照看到那半透明的灰色屏障化作了点点星光散去。

而在这星光之中,她听到了,也看到了。

群瘴之中,是她用那一身黑气罩着昏迷不醒的幼童跑出了密林,是她用自己残留的义体植入到了幼童的身体里,化作那一背的凤凰图,就了那幼童的命。

也是她在低喃着:“若是你不死,我便教你我会的所有东西,好不好?你叫李照,我也叫李照,天注定我要罩着你的。”

喜欢全武林都想要扒了我的马甲请大家收藏:(www.gdousu.com)全武林都想要扒了我的马甲笔趣阁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全武林都想要扒了我的马甲最新章节 - 全武林都想要扒了我的马甲全文阅读 - 全武林都想要扒了我的马甲txt下载 - 聆行的全部小说 - 全武林都想要扒了我的马甲 笔趣阁小说

猜你喜欢: 隔壁世子又病娇了(重生)清穿之福晋万安送神喂!这是我的龙[快穿]掰断人生重生嫡女要逆袭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当然是选择入魔萌上天命贵女:帝妃本色我靠写同人称霸世界炮灰养包子殿下让我还他清白异世独宠:神医娘亲萌宝贝攻玉新时代,新地府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穿成病娇真爱天涯客白鹤染君慕凛天官赐福不循(重生)穿成雍正后我成了万人迷邪王强宠:废材毒医大小姐病娇反派没有心和废物大美人在一起了绝色风华:腹黑召唤师
完本推荐: 红楼之林黛玉全文阅读重生之千金毒妃全文阅读超级医道高手全文阅读校花的贴身保镖全文阅读位面之纨绔生涯全文阅读少年药王全文阅读独步天下全文阅读都市极品风水师全文阅读重生之毒妃全文阅读斗罗大陆全文阅读都市小农民全文阅读Boss凶猛:老公,领证吧全文阅读末世进化之王全文阅读权宠悍妻全文阅读醉枕江山全文阅读召唤万岁全文阅读极品小神农全文阅读君临全文阅读宠冠六宫:帝王的娇蛮皇妃全文阅读校园逆天女皇:暗帝大人,唱征服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御兽:开局进化洛奇亚港综世界大枭雄从一胎六宝开始当全能专家csgo之我能一换一天武称雄黎明之剑诸天第一当铺全能千金燃翻天最佳女婿(最佳赘婿)一念吞天墨桑仙韵传男人不折腰七零俏媳是知青诸天从西游开始孩儿们随我称霸封神在中二病的世界起舞神医魔后99次宠婚:老公,超坏!玄清卫1979闲鱼人生武破九霄神都猛虎史上最稳太子爷墨少,夫人成了国民媳妇绝世小医神我的四个姐姐都是大佬凤逆天之杀手狂妃我真不是木匠皇帝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

全武林都想要扒了我的马甲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全武林都想要扒了我的马甲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全武林都想要扒了我的马甲txt下载手机版 - 聆行的全部小说 - 全武林都想要扒了我的马甲 笔趣阁小说移动版 - 笔趣阁小说手机站